可权一整天心情都相当浮躁,想到昨晚母亲说的话,就让他无心办公。
  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卷宗,他突然有种不知为谁辛苦、为谁忙碌的感慨。这才深刻体认,如果失去可丽,纵有花不完的财富,对他也没有意义。
  那他还坐在这发呆干什么?宝贝都要当别人的老婆了,他还不快去抢回来!打定主意,可权连忙起身离开办公室,吩咐司机在最快的时间内抵达阳明山。
  想想母亲说的也对,他不去试试,怎么知道可丽不愿意嫁给他呢?毕竟他从来没有主动表示过他爱她、愿意娶她!
  人似乎往往要等到失去的时候,才知道拥有的可贵??扇ㄏM辈换崽?;这时候他不由痛骂自己的愚昧,自尊和骄傲哪能和可丽相比?她才是他最重要的资产。
  按了门铃,可权有礼貌的向开门的佣人打招呼。他一定要想办法入得厅堂??墒且馔獾氖?,这次造访并没有遭到太多的盘问,不到一分钟,可权就坐在那充满古典气息的大厅中。
  “小少爷,你终于来了!”在得知小姐肚子里怀有可权的骨肉后,陈妈对庄家的态度起了大幅度的改变。虽然以前对少爷的表现深感不满,现在却期望他能负起责任,给可丽幸福。
  陈妈的态度让可权有些受宠若惊,他不自在的说:
  “嗯,我想找你们家小姐,她在吗?”
  “在、在!应该快起床了!你等等,我去替你叫她!”走了几步,想起小姐倔强的脾气,可能不愿意下楼,那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。老管家觉得不妥,又再回转过身,低声对可权请求:
  “少爷,我想你还是自己上去看看吧,小姐这几天心情不好,脾气大了点,你要多包容些,毕竟女人这时候心情最不稳定,你肯来看她,那是再好不过了?!?div style="float:left;padding:10px;padding-right:40px;padding-left:10px">

  可权完全无法理解老管家说的话,不管可丽怎么发脾气、说话刁难他,他都会忍住的,他点头同意:
  “嗯,我知道?!?br />  在老管家的指点下,可权来到可丽的房门口,握住门把时他竟然没有开启的勇气,他怕她把自己赶出来。
  当他听到房间内传出东西碰撞声,可丽难过的呻吟后,心焦的赶紧开门?!翱衫?,你怎么了?跌倒了吗?”
  才从厕所呕吐完的可丽,步履蹒跚的走回床边,看到可权的出现,脸上血色尽失。第一念头是:婶婶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他了?他是因为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才来看自己的吗?
  “可丽,小心!”可权一个箭步来到可丽身边,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,她那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好像随时都可能昏倒。
  “你不要扶我,我自己可以走!”
  “你生病了是吗?脸色好难看!”
  “你是来讨论我的气色问题吗?对不起,让你失望了,如果你一个早上起床吐好几次,你的脸色也不会比我好看到哪里去!”
  “我叫医生来替你看??!”
  说完话,可权就转身往门外走,却被可丽制止:
  “你放心,我会比你还爱惜我的身体的,医生说我没事?!?br />  “没事……那我就放心了?!?br />  原来他关心孩子比关心自己还多?可丽不太高兴的问:
  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来做什么?”
  “我……我来看你?!?br />  可丽语气锐利的质问:
  “如果婶婶没告诉你,你还会来吗?”
  “我已经来过好几次了,只是没敢进来打扰你?!笨扇ㄌ拱壮腥希骸拔胰肥凳翘轿衣瓒晕宜档幕昂蟛畔胪ǖ??!?br />  哼!他想骗谁?为了得到孩子,可以编那么大的谎言?可丽鄙夷的说:
  “你也会不敢面对我吗?我在你眼中不是个低下、邪恶、人尽可夫的女人?你还来找我做什么!”
  “我错了,我知道我不该说那些话伤害你,可丽,原谅我的无心之过好吗?”
  “你不觉得说这些话已经太迟了?!”可丽心伤的望着情郎,如果他在几天前对自己说这些话,她会多高兴??!但是她知道,他现在会如此表现,完全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!
  “你已经做了决定没办法更改了吗?”可权难过的看着可丽。这一刻,他好想哭,如果眼泪可以软化佳人,他真想跪地乞求她别嫁给别人,失去她,他的生活会变得完全没有色彩。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?!笨吹娇扇ㄑ劭舴汉斓哪Q?,可丽心软了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。难道可权想给孩子名分和安全感是错的吗?不,她只是嫉妒他对孩子的爱甚于自己,她摇头不停喃喃自语:“我不知道,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……”
  感觉佳人态度软化,可权紧紧抱着可丽,声音凄楚的哀求:
  “求求你,再给我一次机会,不要嫁给别人好吗?我会好好的对你、珍惜你的!”
  “嫁给别人?嫁给谁?”可丽真的有些弄不清楚状况。
  可权抬起头来,充满希望的问:“你……没有要结婚吗?”
  “没有??!你听谁说的?”可丽说话的态度显得有些不悦。除了可权之外,她从来没有想到要嫁给别人。
  “你没有要结婚,那就太好了!”可权脸上阴霾尽除,开心的搂着可丽,一边亲吻她的脸颊一边说:“原来是我妈在胡说八道!”
  “你妈说的?她为什么这么说?”可丽不解的推开可权,想弄清楚婶婶的意图。
  “她想要打醒我,我真高兴她这么做,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才会鼓起勇气来找你!”
  “是吗?你真的一直想来看我吗?”难道不是因为自己怀孕的关系?可丽的脸上绽放出愉悦的红晕。
  “宝贝,我无时无刻不想你!我知道自己对你的不信任,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。你知道,那完全是因为我太过于爱你,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陌生的情绪,才会选择说出那些话来伤害你?!?br />  “你说什么?你真的爱我吗?”可丽快要哭了,她等着听这句话等好久了!
  “我爱你,我打从心底全心全意的爱你!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  “我知道,你甚至把庄氏企业的股票给了我?!?br />  “是啊,只因为对我而言,你比股票还重要,所以当你那天出现在股东会议时,我才会觉得那么痛苦和难堪?!?br />  “那是因为你自以为是的认为,我是因为钱才和你在一起,我才会想出那法子让你生气,我不是故意的?!?br />  “算了,这些都过去了,我们就别再提了?!笨扇ò那孜强衫鲅劢堑睦崴?,要求道:“答应我,以后要是生我的气,一定要明白的说出来好吗?我们不要这样斗来斗去,让彼此都不快乐?!?br />  “你还说呢!一切的起因,还不是因为你要娶别的女人的关系!”想起杂志上的报导,可丽气得捏了可权一把。
  “哎??!”可权痛得闪躲一下,讨好的说:“我从来没说要娶她,是王新宜自己自作多情告诉记者的?!?br />  “是吗?好吧,那我就不追究。不过我不许你以后再和她碰面?!?br />  “我已经好久没和她联络了。自从上次在桃园家聚会之后,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了?!?br />  “这还差不多!要是再让我发现你跟别的女人闹绯闻,你就给我试试看!”
  “哇!我还没跟你结婚,你就订出那么多的家规啦?”
  想到对方到现在还不愿意提出承诺,就让可丽生气,她嘟起嘴把赖在自己身上的可权推到一边。
  “害怕吗?那你就滚远点,我不一定要嫁给我你?!?br />  可权死皮赖脸的再搂住爱人,涎着脸问:“你不嫁给我,要嫁给谁?”
  “哼!看谁愿意娶我,我就嫁给谁!”
  “不行,你只能嫁给我?!?br />  “你又没有要我嫁给你?!?br />  闻言,可权马上半跪在床边,执起可丽的手,放在自己的胸前,深情款款的问:
  “你愿意嫁给吗?”
  “你真的愿意娶个来历不明的女人?”
  “可丽,难道到现在你还怀疑我对你的感情?”
  “只是我一直挥不开以前的阴影,我怕你有一天会瞧不起我……”
  “可丽,我知道自己以前很过分,行为和思想都有偏差,但是现在完全没有那些想法了。你能了解,这都是因为我对你的爱早已经超越一切,没有你,名利地位对我完全没有意义?!?br />  “我也是,我也好爱、好爱你!”
  “那我再问一次,你愿意嫁给我吗?我真的不能没有你!”
  “我愿意!”可丽紧紧抱住可权的颈项,感动的说:“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的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,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,只有你的爱才能让我感到幸福?!?br />  “我爱你!我以前不是故意要忽略你的,你知道因为爷爷的关系,我才会疏远你。我会用我剩下来的时间,好好弥补你的?!?br />  “就像你说的,那些都过去了,我们不要再活在以前的阴影里了好吗?”
  “嗯,让我们活在没有距离的爱情里吧?!?br />  当可权双手不安分的解开可丽睡衣的前襟时,她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  “可权,你母亲昨晚还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  “嗯……她一直在骂我笨之类的话吧?!笨扇ㄇ孜亲抛冀科薹犭榈娜榉?,语音模糊的说:“我只记得听到你要嫁给别人时,我都要崩溃了?!?br />  可丽将他的头推离自己的娇躯,专注的盯着那张充满欲望的脸?!翱扇?,你等等……婶婶没有说我身体不舒服的事吗?”
  “没有??衫?,你身体不舒服吗?我去找医生!”严肃和正经的表情终于回到可权脸上。
  可丽拉回想要离开床铺的可权,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说:“我有件事想告诉你,你答应我听了不准生气唷?!?br />  “你说吧,就算生气,我也会想办法和你好好沟通的?!?br />  “我怀孕了?!?br />  “什么?多久了?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……”
  可丽用手捂住可权噼哩啪啦质问的嘴,装可怜的说:
  “是你自己一直都没来找我的,人家怎么好大个肚子上门去找你?谁知道你会不会把我赶出来,搞不好还怀疑孩子是别人的?!?br />  “胡说!孩子当然是我的!你该在知道后就告诉我的,我会陪你一起去做产前检查,你这样的表现不是陷我于不义吗?难怪我妈昨晚那么生气,连她都知道了,你却还不告诉我!”
  “我不想你因为孩子的关系才接受我?!?br />  “你这小傻瓜!还好我来找你了,不然我这辈子不就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事情吗?”
  “你没有不高兴吧?你会不会认为有孩子很麻烦呢?”
  可权抱着瞠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可丽,心疼她没有安全感、不确定的心情,诚恳的说:
  “亲爱的,我好快乐!我已经三十四岁了,早该结婚生子,现在老婆和孩子我都有了,人生再圆满不过?!?br />  “我也好快乐,我们就要有孩子了?!?br />  “你还没告诉我,孩子几个月了?”
  “快三个月了?!?br />  “医生说一切都还好吧?”
  “没有问题的!”可丽开心的搂紧可权,红润的嘴唇不停亲吻他那张性格又俊俏的脸。
  “你不要这样子,我会受不了的!”可权倒吸口气,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欲望,双手却不听话的摸索那对坚挺的蓓蕾。
  “那你就不要憋着,医生说没关系的?!笨衫龅挠锲丫艘恍┞裨?,为什么自己的暗示这么明显,这呆头鹅还是听不懂?
  “你确定真的可以吗?”
  可丽张开唇迎接可权热情的亲吻,取笑的说:“只要你不要太粗鲁,我想咱们的孩子是不会对你提出抗议的?!?br />  互吐心声后,让相爱的两个人感觉更加踏实;他们都在心里告诉自己:幸福得来不易,需要好好珍惜。尾声
  “老公,要来不及了,快起来啦?!笨衫鎏趴扇ǖ亩洳欢虾瞧?,想把他从睡梦中唤起。
  可权抱着棉被转了个身,嘟哝的说:
  “我再睡十分钟?!?br />  “再睡十分钟,不行啦!”可丽大力扯掉被单,开始进行较刺激的“叫床”行动,热情的抱着可权亲吻。
  “哇!起来了!”可权果然精神全来了,甚至连欲望都被唤醒了。他反身把老婆压在身体下,热情的和她展开唇舌之战。
  “快停止,咱们没有时间了!”可丽气喘吁吁的推开老公的身子,阻止他进一步的躁动。
  可权仍不死心的抱着老婆猛亲,他觉得自己永远都需要她的爱。
  几秒钟后,收音机闹铃设备马上附和可丽的推却动作,吵杂的音乐声打破了房间内静谧的气氛。接着那句熟悉的广告旁白突然出现——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
 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
  可权心有所感,感性的表白:“老婆,我知道你爱我?!?br />  “我也知道你爱我,老公!”可丽不再推拒,反而紧紧抱住可权。
  “我觉得以前自己的行为真像个白痴,明明爱你,却不懂得表达,让彼此都吃了许多苦头?!?br />  “嗯,我才是那个比较笨的人,没事去制造咱们之间的距离,自以为聪明的折磨你,让幸福离我好远、好远?!?br />  “那你现在就不要再推开我,让咱们的爱毫无距离吧?!笨扇ń薏糯┐髡氲男菹蟹焖侔?,只想在最快的时间内和她合而为一。
  可丽紧紧抓住老公结实的臂膀,沉醉在一波又一波至乐的欲海中??扇ㄈ盟羁烫寤岬椒蚱藜涞墓敕坷秩?,让她的生命充实又满足。
  就在两人刚从欲望国度返回没多久之后,敲门声跟着响起。
  “你们两个做父母的快起床了,小毛头都起来了,别再赖床啦!”于璇扯着大嗓门喊:“时间要来不及啦!别忘了咱们要上山扫墓??!”
  于璇的一句话,让仍眷恋在对方怀中的小夫妇飞快起身离开床铺,梳洗更衣。今天是清明节,这是可丽第一次同可权和于璇一块儿去扫墓,对大家而言皆意义非凡。
  太阳才刚爬上山头,于璇就已经领着儿子、媳妇及刚满月的孙子出现在庄家祖坟前。
  不一会儿,庄氏家族的其他成员也陆续抵达。
  “于璇,你怎么来得这么早???”于璇的大姑文凤有些不情愿的打着招呼。
  “文凤大姐,你也很早就来啦!”
  文凤直率的说:“嗯,我每年都挑这时候来,就怕遇上你?!?br />  “文凤大姐,你要这样子排挤我到什么时候呢?咱们年纪都大了,有些事就别记在心上了?!庇阼幌牖獗舜思涞男慕?。说也奇怪,她们从来没吵过架,却不知何原因向来处不来。
  “我知道你说的没错,咱们上香吧?!蔽姆锵胂胍捕?,两人在争什么呢?反正父亲给她的钱也够多了,她何必要跟偏房去计较呢?
  “你是可丽吧?”文凤的眼睛突然瞄到站在一边的少妇,声音充满感情的说:“我对你总有些歉意,大哥、大嫂生前对我很好,可是对你我却没有尽到做姑姑的责任?!?br />  让一个年近七旬的女人向自己道歉,这让可丽觉得相当不安。原来大家心里对她一直存着愧疚和补偿的心态,他们庄家人过得并不比自己快乐多少。
  可丽看了爷爷的坟墓一眼,知道这一切恩怨已经过去,她露出了解的微笑,握住文凤的手说:
  “大姑姑,你别这样子说,不管怎么样,咱们还是一家人,我一直都很爱你们的?!?br />  在祭拜活动后,很少互相照面的亲戚,竟然破例一起聚餐吃饭,多年的隔阂,在和乐的谈笑气氛中消失于无形。
  可丽含笑看着大家争相逗弄自己的儿子,她满足的靠在丈夫怀抱中,觉得有爱的生活才称得上富裕。
 ?。ㄍ辏?  【豆豆小说公众号】
  01、添加订阅号(ddshunet),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;
  02、添加公众号(ddxsw),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,作者授权,完全正版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海南4 1开奖结果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

  • 海淀创业园双创文化:工艺师传播纸制花艺术与花道 2019-05-14
  • 央行调查:36.5%的居民 预期下季度房价上涨 ——凤凰网房产天津 2019-05-14
  • 第七届“重庆与世界嘉年华”开幕 50余个活动展现重庆城市魅力 2019-04-28
  • 日照市建立房屋面积审核制度 为市民买房多一道“把关” 2019-04-28
  • 河北阜城:“粽情飘香”敬老院 2019-04-26
  • 黄山风景区:创新保障高峰期旅游秩序 2019-03-24
  • 王东明在陕西调研工会工作并召开座谈会时指出br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会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 br深化工会改革创新和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 2019-03-23
  • 文化和旅游部严查严管营业性演出市场 2019-03-16
  • 天上不会掉馅饼,想要富起来,就要把别人的据为己有,能把别人的据为己有的问世间能有谁,能有几人,所谓的专家明白了吗。 2019-03-13
  • 手工红薯粉丝 ——舌尖上的年味与乡愁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13
  • 广西贵港原常务副市长黄志光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-02-28
  • 11选5最大遗漏爱彩乐 四川金7乐走势图012路 山东快乐扑克3最大遗漏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重庆百变王牌稳赢技巧 体彩排列三预测 四川麻将技巧 最长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新时时彩快速购彩 福建彩票网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 500彩票网买彩票 网上哪里买高频彩 网上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曾道长一肖中特资料 江西多乐彩中奖走势图